ty8天游测速注册地址

薛定谔的猫(三)

  肖雅又冲薛毅笑笑,但薛毅能感觉出这个微笑并没有包含嘲讽,只是很温暖,就像黑暗中出现的一缕阳光一样......薛毅感到自己的脸在隐隐发烫。肖雅朝薛毅走过来,帮他捡起在地板上的笔记,向薛毅问道:“你是叫薛毅吗?”声音清脆响亮,如同黄莺的啼叫一样。然后她又喃喃自语道:“嗯,你姓薛!”又意味深长地看了薛毅一眼,就走了。

  过了好久,薛毅才回过神来。对薛毅现在的这种状况来说,有一个像肖雅这么漂亮的女孩跟他说话是很感动的,尽管只是问问他的名字而已。他也从周围同学的只言片语中听到肖雅也是从外地转过来的,只不过比他要早几周,这个消息让他对肖雅的亲近感更近了一分。

  卧室的天花板都要快被薛毅瞪出一个洞了。昏暗的灯光照在房间里,使本来就破败不堪的房间笼罩了一层暗淡。就薛毅躺在床上,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,满脑子都是肖雅的身影。他有些害怕,也有些激动,激动地都没注意到一只猫正在墙上默默地注视着他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肖雅似乎对薛毅格外热情。肖雅给薛毅笔记抄,而且还主动把自己座位让给他,薛毅脸刷地一红,连连摆手。但是薛毅和肖雅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了。薛毅发现肖雅的性格率直,乐观,这种性格也不知不觉地影响着自己。由于最近肖雅与薛毅走得很近,班上有些人就开始议论纷纷,肖雅完全不当回事,因为肖雅的缘故,这些话在薛毅听来倒像是美妙的音乐。

  一天课间,一个校工搬来了一套桌椅,薛毅终于有位置坐了。渐渐地,周围的同学也渐渐地不那么喜欢嘲笑他了,除了赵奕浩以外。但薛毅这个人从不没事找事,赵奕浩也就没有理由找他麻烦了。薛毅的成绩也渐渐赶上去了,上课也能听懂了,有时甚至能够想到老师前面去。一次月考中薛毅也进了全班前十,这时连张副主任也会对他露出微笑。

  突然有一个黑影遮挡住了两人的视线,薛毅抬头一看是赵奕浩和两个青年。他们好像是在等什么人似的。那两个青年十六七岁的样子,留着长发,耳朵打了若干个孔,有的孔挂着耳环,有的没有。人身体上本就有很多孔,可谓是千疮百孔,可惜人就是不知足,偏偏多打几个洞出来。薛毅看着那几个人,心里犯怵,看看肖雅,她倒是神情自若。薛毅故意避开那几个人,想从桥的另一侧走过去。但是赵奕浩这帮人不为别的,专门是找他麻烦的。

  赵奕浩叫道:”战神,跑什么啊,怕打扰你和你马子约会吗?“又转向肖雅:”肖雅啊肖雅,我都追了你两次你都不同意,你怎么就成了这怂包,不,战神的马子了呢?赵奕浩一说完,旁边两个长发青年就东倒西歪地笑了起来。

  肖雅笑道:“就凭你也想让我当你女朋友?”赵奕浩脸色变了变,薛毅见状便打断了肖雅的话,向赵奕浩挥了挥拳头:“你们要打架就冲着我来,这不关肖雅的事.话音刚落,那几个人又笑成一团。

  “他.....他,你听见没,他还想打架!”“看来不给他点教训,他就不长记性了。”“哈哈哈.....哎呦,我......我笑的都说不出话来了。”

  话还没说完,一道金光闪过,赵奕浩和那两个青年早已倒在地上了。他们的脸上各有三道抓痕,每个人的屁股都在冒烟。

  那三个人鬼哭狼嚎你,赵奕浩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神气。等把屁股上的火蹭灭,便逃之夭夭,连看都没有看薛毅一眼。

  薛毅比那三个人更惊讶,呆呆地站在原地不能动弹,半天才回过神来,确信自己看到的金光是幻觉,赵奕浩三个人是自己走的,没有受伤,但他骗不了自己,刚才发生的事是那么真实,就在他思绪混乱间突然听到肖雅在喃喃自语:”本来我想给他们一点教训的,那家伙这么着急干什么。“薛毅问道:”那家伙是谁?“肖雅笑笑不回答。

  肖雅对于薛毅来说是最好的朋友,肖雅热心,善解人意,但是他总觉得肖雅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,他也说不清那种神秘感和压迫感源自于哪里。但是看刚才发生的奇怪事情,肖雅一点也不惊讶,就好像她知道会发生什么似的。薛毅内心深处感觉这个女孩绝对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  薛毅都忘记自己怎么到的家。回到家后——姑且称之为家——方奶奶问道:”小子,今天出去找人打架了吗,不错,打赢了没?“薛毅又吃了一惊,”奶奶,你怎么知道?”

  为什么每个人好像都知道什么一样,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,薛毅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。对未知的恐惧。他不敢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方奶奶,因为他感觉方奶奶什么都知道。

  第三章、猫 自从和他接触以后,呆若木鸡的感觉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新鲜了。 让我被惊呆的,不是那阵救了他的命的离奇大风,...

  二、新学校 方奶奶一步步逼近薛毅,嘴里发出嘶哑的低吼,方奶奶的吼声越来越近......薛毅猛地惊醒,汗水早已经湿透...

  四、异界 -这只猫两只后退站立,前爪捧着一个烟斗,毛发棕黑相间,在灯光下发出幽幽的光泽。 薛毅一脸的惊恐映在猫眼里...

  春泽妙手写诗文 我的老同事李春泽看了我写的《一对好夫妻两个“爬格”人》的文章,看到李文海、柳惠兰夫妇还在“爬格”写...

  “财上平如水,人中直似横”。 陈寿廷在青岛染厂的原材料——坯布,受到日本人藤井的控制,藤井借助日本的军事势力...

上一篇:我是你手中的烟

下一篇:没有了